第二百四十章 暗宗

ag捕鱼王二代技巧|HOME: 重生之公主明珠 作者: 九喵 更新时间:2019-10-14 16:16:51 字数:7019 阅读进度:231/231

“可看见来人”容慕哲把请帖放在一边,问了一句。

“回少主的话,并未看见。”追风顿了顿,补充道:

“这个人放下请帖就走了,咱们的人追不上。”

这普天之下还有暮堂追不上的人谢明珠闻言不由得再次拿起那封请帖,细细的看了一遍。

“团团在找什么”

容慕哲低头问了一句,谢明珠道:

“既然是派了人送请帖过来,那么这何门何派总得说个清楚吧”

容慕哲想了想,觉得谢明珠说的有道理,可是这请帖翻来覆去,都看不见别的。

一时间两个人只好作罢。

追风在下头问了一句:“少主真的打算跟公主前去”

“嗯。”容慕哲拉过谢明珠转身坐下,“我若是不去,指不定该说明楼胆小如鼠了。”

“何况,他谢端既然敢送这封请帖,也就知道了我肯定会去。”容慕哲的目光落在那封暗紫色的请帖上,好一会儿才转移目光:

“既然是宗门成立,本少主起码得送个礼过去才是,不然也该说本少主小气。”

追风领了这话就下去,谢明珠伸手拉过男人的一只衣袖:

“阿言,这分明就是一场鸿门宴。”

“那他谢端也不是楚霸王。”

几句话的功夫,容慕哲已经将人手敲定。

“到时候那天我会选了暮堂的人打扮成你的小厮跟在你身后,团团,切记。”

容慕哲伸出来一双手,将两只手放在谢明珠的肩膀上:“不论如何,都不能离开暮堂的视线,明白吗”

面对男人严肃的神情,谢明珠不用想也知道此事重大,“我明白,你放心就是。”

“嗯。”

去参加谢端的宴会还有七天,也是容慕哲不放心,把这事情跟谢长熙还有徐初成一块儿说了。

两个人一听,太子爷脑子一热差点想要派兵过去,还是被国公爷给阻止了。

“北宁王想要什么”

“我要最精锐的徐家死士和皇宫里的暗卫。”

“好。”

面对这件事情,徐初成和谢长熙想都不想,就异口同声的答应了。

四天后,跟着容慕哲一起回来明楼的,还有装扮成押送东西的金吾卫的徐家死士和皇宫的暗卫。

也是容慕哲小心,知道谢端既然敢送了请帖过来,就料定他会派了眼线盯着。

谢端派去的眼线把这件事情和谢端说了一通,坐在上手的谢端背对着他,头也没有回的继续道:

“可是看见那些人下山了”

之前在皇宫里头待过的谢端很清楚,他们这些皇子公主出门,身旁必定得带了打扮成奴才模样的暗卫。

所以对于容慕哲的伎俩,谢端很清楚。

“回少宗主的话,那些人都下山了。”

谢端听了这话,敲打着扶手的动作一顿,有些不可置信:

“你确定”

“回少宗主的话,那些人确实是下山了,而且我们的人也看见,送的都是些胭脂水粉,绸缎什么的,都是女儿家用的东西。”

“嗯知道了。”谢端似乎是把身子往后靠了一下,椅子发出轻微的刺耳声音,“去看看院子备好没有。”

“叫厨房的按照本少宗主说的,去做菜。”

“是,属下这就去。”

等到那眼线下去之后,室内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团团,你可知道,知道我是多么的想你”

这话谢端也只能在心里说说罢了。

毕竟在世人眼里,他谢端就不是个好人。

上辈子都不是好人,为何这辈子就要做个好人

团团,上辈子是我太心软,这辈子,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说起来这谢端也是厉害,各门各派都发了请帖,这几天不停的有各派的掌门过来问此事。”容慕哲剥了个野果塞给谢明珠,后者咬了一口,回道:

“那么容教主怎么说的”

“自然是说派了少主和少主夫人去咯。”容慕哲凑过来咬了一口谢明珠咬过的地方,“真甜。”

谢明珠脸色一红,“你这个人怎么没有个正形”

“还有,你家少主夫人哪个”谢明珠嘟起嘴问了一句。

“这不就是我眼前的脸红丫头嘛。”容慕哲大笑,将窘窘的谢明珠给抱到了怀里,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

“怎么样少主夫人可是愿意跟着我去参加这鸿门宴”

谢明珠一手拿着果子,摸了摸下巴道:

“少主夫人唔,名不正言不顺。”

谢明珠本来就是想要逗一下这个男人,没想到这人跟来劲儿一样,立刻说了一句:

“按照团团的意思,是嫌还没有成亲”

“好说好说,只要团团愿意”

“咱们过几天就成亲。”

容少主挑了挑剑眉,谢明珠歪头看了一眼男人,头上的珍珠流苏都落在了他抱着自己的手臂上:

“本公主说嫁给你了吗”

“现在说也行。”

谢明珠:

临出发之前,穆川柏一脸严肃的交给了谢明珠三个小药瓶子,嘱咐谢明珠收好。

至于那个宴会,穆川柏自然是收到请帖的。

穆神医说自己年纪大了腿脚不便,就不去了。

谢明珠:呵呵。

敢情之前从她手里头拿酒跑的比谁都要快的那个老头是谁

坐在马车里头,谢明珠后知后觉的问了一句:

“阿言,你知道那地方在哪里”

“笨。”容慕哲翻开请帖,“地图在请帖里头画着,把请帖壳子平铺就好。”

谢明珠看了半天,发现这地图她完全看不懂,那上面密密麻麻的线条对于她来说不亚于一堆乱麻的丝线,看着就叫人头疼。

就连容慕哲想要指给她看,她也摆手:“不看不看,拿开。”

“看得我头疼。”

说着耍赖般抱住了身旁男人的一只手臂:

“阿言看得懂不就好了”

“你啊,就仗了我不会丢下你是吧。”容慕哲伸手刮了一下谢明珠的小鼻子,继续道:

“我还真不会丢下你。”

谢明珠冲容慕哲一笑,后者揽住谢明珠:

“仔细点别撞了头。”

“知道。”

载了二人的马车在树林间穿行,走了差不多一天的功夫,等暮色四合之时,才听了下来。

“回少主,少主夫人的话。”追风在外头抱拳:“已经到了地图上所说的地方了。”

“嗯。”率先出来的是高大的容慕哲,男人从马车上下来之后,才伸手接过了娇小的谢明珠。

容慕哲的这一身黑金色在这儿显得倒是有几分格格不入的感觉,谢明珠穿的是浅紫色的束腰长裙,有几分脱俗的意味。一下了马车,叫男人给紧紧的拉住了手。

两个人前面是追风追影,后面则是跟着徐家死士、暮堂、皇室暗卫组成的队伍。

先前早些来的各派掌门一看见容慕哲,纷纷上前问好,对于谢明珠,也是不敢轻视。

先不说谢明珠明楼少主夫人的身份,就单是穆神医亲传弟子的这个身份,也够谢明珠在江湖上横着走了。

谁也不敢说自己不会生病啊。

别看谢明珠小小年纪,一副长得无辜的模样,实际上心里头通透的很,叫那些想要上来攀关系的各家掌门都吃了个闭门羹。

其中,桃花观的人也在。

玄玉带着几名桃花观的人上前,身后跟着的是打扮艳丽的玄黛。

“少主好,少主夫人好。”玄玉等几名桃花观的人冲容慕哲行了一礼,又拜见了谢明珠。

玄黛也是其中,只不过是不情不愿的。

天知道她多想现在把谢明珠从容慕哲的身边扯过来,巴不得现在被喊少主夫人的人是她才是。

可是一心仰慕容慕哲许久的玄黛很清楚:容慕哲这个人看起来冷冰冰的,实际上若是认定了的人,那就会拼尽性命也要去保护的。

所以,现在她只能忍。

等找到机会,她就会把谢明珠从明楼少主夫人的位置上踹下来

对付一个豆蔻之年的女娃娃,还能难倒她玄黛吗

容慕哲牵了谢明珠和众人一一寒暄几句,多数在介绍谢明珠的身份。

谢明珠一开始还觉得尴尬,后来就习以为常了。

等到众人都说的差不多了,这四周原本不太亮的地儿,突然一下子就亮堂了起来。

而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则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山脚下,不一会儿,只看见那山体剧烈的颤抖着,容慕哲一手揽住谢明珠,准备有不对劲的时候就带着谢明珠离开这儿。

过了好一会儿,等到声音停下了的时候,却发现那山体自动分成两半,露出来一条白色的看不见尽头的阶梯。

有火把将整个阶梯照亮,不远处传来“嗒嗒嗒”的脚步声。

片刻后,出现一名身穿玄色长袍的妖异少年。

“谢端”

就在谢明珠在心里头默念出来这个名字的时候,谢端大笑道:

“欢迎各位来到暗宗”

“我是暗宗的少宗主谢端”

“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们”

容慕哲在下头看着在火把照耀之下,显得越发猖狂的谢端,冷冷的声音就像是一把利剑,突如其来的插了进来:

“怎么,暗宗的少宗主打算把咱们这些人关进去然后来个瓮中捉鳖”

其实不怪容慕哲这般想,那条路看着就狭小,若是其中来个什么箭雨之类的暗器,他们这些人都别想活着出来了。

容慕哲这话也不是直说,总之就是给在场所有过来参加暗宗这场鸿门宴的人给了一个暗示。

暗示这里头可能有诈。

何况,就算是谢端所在的暗宗,实力在明楼之上,那也是不怕的。

双拳难敌四手,容慕哲懂,谢端也懂。

何况,这谢端的宗门叫做暗宗,明晃晃的就是要和明楼为敌。

一明一暗,本不该双生共存。

谢端的视线并没有在容慕哲身上停留太久,而是慢悠悠的说了一句话:

“想必大家都知道,本少宗主曾经是明楼少夫人的兄长罢”

“你也说了,那也是曾经。”谢明珠不等谢端继续说话,抬高了几分声音道:

“所以,你这个曾经的兄长是打算干预妹妹的亲事吗”

好一个曾经的兄长谢端捏了捏手里的那把扇子,捏的都印出来一个红色的印子。

团团,你就这么恨我吗

我只是想要得到你而已,我只是不想再跟上辈子那般孤苦无依而已。

从你牵了我的手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我命里的那道唯一的光。

所以,我不能软弱,不能退让。

哪怕你和容慕哲成了亲甚至生了孩子,我也要把你抢回来

禁锢在我的身边,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众人只看见谢端垂了目光,周身的气势都有些阴沉沉的。

还是跟在谢端身后的一个看样子是亲随模样的人见谢端似乎不对劲,赶紧的出来解释道:

“今日本来就是请大家参观一下暗宗的,如今事情都办完了,大家都请回。”

一干掌门心里头颇有微词的走了,容慕哲也牵过谢明珠,离开了这个地方。

就在这些人离开后不久,原先还意气风发的谢端竟是恍若疯子一样坐在了地上,叫那个亲信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才把人抬进去。

谢端被人用绳子绑了关在自己就寝的房间里头,而后房门,窗户全部锁死。

为了防止谢端发疯状态下撞到了烛台,这房间里头用的都是夜明珠。

一颗颗夜明珠悬挂于房梁之上,显得谢端的表情越发的狰狞痛苦。

谢端不知道什么时候挣开了绳子,在地上来回的打滚,口内叫什么“不”“不可以”“放过我”之类的话,类同疯子一般,满口的胡言乱语。

等过了好一会儿,谢端这才缓过神来,整个人都是冷汗淋淋的。

守在外头的人习以为常,听见里面的动静没有了,就派了伶俐的人进去伺候谢端沐浴。

等沐浴完,谢端依旧是方才那个猖狂的谢端。

而不是谢明珠所怀念的那个温润如玉般的谢端。

“少宗主”一旁的亲信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句,谢端眼皮子都懒得抬,道:

“去查一个人。”

“桃花观的玄黛。”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玄黛可是仰慕明楼少主许久了才是。

或许可以让他谢端利用一番。

“是”

亲信转头出去,房间里只剩下明亮的夜明珠和孤身一人的谢端。

“团团”

那厢,回去的马车上,容慕哲注意到了谢明珠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想起来之前的事情,不由得宽慰道:

“团团,你知道的,我不在意他说的那些话。”

容慕哲的这句话倒是像戳到了谢明珠的某个穴位一样,叫她就差没有跳起来。

谢明珠现在的情绪很激动,一副快要哭了的模样:

“你不在意可是别人在意啊”

“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背负那些冷言冷语”

容慕哲将情绪激动的谢明珠抱在了怀里,用力的抱着她:“所以你就更不能应该倒下啊。”

“你应该坚强的站在我的身边。”

“何况。”容慕哲突然笑了,低声道:

“团团能这样维护我,我很高兴。”

何况我背负的冷言冷语已经不少了,还怕这么一点

确实,在容慕哲的心里,上辈子的那些跟如今比起来,如今的这几句风言风语倒是真的算不了什么。

只不过容慕哲很意外,谢明珠会替他考虑到了这里。

唔,真的是个傻姑娘。

拍拍谢明珠的后背,容慕哲道:

“你饿了的话,马车里头还有点心,吃点垫垫肚子”

“不饿。”来暗宗的路上,谢明珠就已经吃了个饱谁知道暗宗会不会在饭菜里头下药,所以她还是自己吃饱才是。

没想到这席面倒是没有吃成,反倒是叫谢端抹了把黑。

那句“曾经的兄长”“明楼的少主夫人”是什么意思,谢明珠很清楚。

谢端就是想要让那些帮派甚至是掌管明楼的容剑知道:她谢明珠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暗宗埋在明楼的棋子

所以啊,她才会抢先一步,告诉那些人。

他谢端没有资格对她的事情指手画脚,而且她也硬生生将谢端的这些话中的意思变成了他这个曾经的兄长要反对她亲事的事情。

这样一来,那些掌门也不是糊涂的,派人去打听打听也是能知道一二。

何况,这暗宗,公然宣称,可不就是要跟明楼为敌。

一个是称霸江湖多年的明楼,一个是不知道底细的暗宗,有点理智的都知道会选择追随明楼。

当然,也有那么一部分人,想要去投靠暗宗。

那些想要投靠暗宗的人自然是跟明楼有仇的久了,如今见得这暗宗敢公然跟明楼叫板,所以觉得或许人家是有几分实力,否则也不敢堂而皇之的。

当然这只是后话。

眼下容慕哲带着谢明珠往原路返回,谢明珠趴在容慕哲的怀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容慕哲低头吻了一下谢明珠,心道:

“傻丫头,还说要陪他不睡觉的,还不是睡了”

担心谢明珠这样睡着会着凉,容慕哲伸手将事先备好的毯子拿了出来,将谢明珠跟抱小孩子一样抱在了怀里,用毯子替她盖好。

“好好睡。”

暗宗的消息也还没有传的那么快,神医谷外,容慕哲的马车刚刚停稳,谢明珠就醒了。

“阿言。”一边说还一边跟兔子一样往容慕哲的怀里钻了钻:“到了吗”

“自然是到了的。”容慕哲低声说了一句,一夜未眠的他也就是在踏进明楼地盘的时候,稍稍的睡了会儿。

如今精神状态看着还好,刚刚睡醒的谢明珠也没有注意到他眼下淡淡的黑眼圈,而是抱着他道:

“好想睡啊。”

“那就睡吧。”容慕哲低声笑了一下,谢明珠“嗯”了一声,继续会周公去了。

抱着熟睡的谢明珠,容慕哲轻轻的从马车里头下来,踏进了神医谷里头。

开门的慕忘忧明显脸色呆了一下,但是不等他反应过来,容慕哲就抱着谢明珠进来了。

把谢明珠安顿好,容慕哲正打算放心的睡会儿之时,追风道:

“回少主的话,慕公子想要见一见少主。”

“不见。”

容慕哲的语气虽然轻,可是追风依旧感觉到了那股子若有若无的杀气。

唉杀气

反应慢了一拍的追风送走慕忘忧之后,方才一拍脑袋:

“明白了。”

看样子少主是在吃醋啊

也许是昨天坐了一天的马车,谢明珠觉得颇累,愣是睡到了快午膳事分才醒。

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抱在了一个熟悉的怀里。

容慕哲这个时候还没有醒,谢明珠盯着他的脸许久,终于是伸出来了手。

然而下一刻,容慕哲就宛如猎豹一般惊醒,眼疾手快的抓住了谢明珠细嫩的手腕。

谢明珠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显然是被吓到了。

容慕哲看见谢明珠的那一刻,整个人的身体才算是放松下来:

“不知道是团团呢。”

听着男人委屈的声音,谢明珠莫名的有些心疼他。

这是经历过多少次暗杀才会如此的

伸手环住男人精瘦的腰身,谢明珠隔了中衣,甚至都能摸到腰腹部硬邦邦的肉。

“没关系,以后阿言会知道是团团的。”谢明珠使坏的捏了一下容少主的腰:

“噫,这么硬的肉,以后可要”谢明珠想到这儿突然住了嘴,转了话题道:

“其实你说的没错。”

“我还是,真的有那么点想要嫁给你了。”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谢明珠觉得只要她一天不跟许臻言成婚,那么谢端就会一天都不想放弃她。

所以,只要等她跟阿言成婚,想来谢端也就会彻底放下。

可是谢明珠忘了,一个人得执念有多深,他发疯起来,做出来的事情就会有多么的极端。

容慕哲听了这话倒是不跟以往一般高兴了,他知道谢明珠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才会如此说,可是团团,你还小啊。

容慕哲凑在谢明珠的耳畔说了几句话,逗得谢明珠满脸通红,伸手就捶容少主的胸膛。

容少主一个使坏,叫谢明珠正好趴在了他的身上。

伸手把人抱着:“团团听听,是不是都属于你的”

“你个臭无赖”

谢明珠伸手捶了容慕哲一下,却没有注意到,遮住的帐幔倒是叫人勾起来了。

看见这一切的是徐宁娘。

徐宁娘只隔了一层纱就愣在了原地。

剩下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而后齐齐的看向徐宁娘。

谢明珠:完了,这辈子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题外话------

话说有没有小可爱评论啊,要么问几个问题都行不能太剧透的那种,感觉好像就我一个人在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