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节 休整

ag捕鱼王二代技巧|HOME: 废柴修成仙(韭菜煎鸡蛋) 作者: 韭菜煎鸡蛋 更新时间:2019-10-15 06:42:39 字数:2728 阅读进度:351/351

光线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黯淡了下来,喧嚣热闹的天枢峰广场也是随着天色的暗沉而逐渐平静,原本拥挤着密密麻麻修士的广场上,此时人员分散了开来,有种大戏过后的萧索,不过分处于各处角落中的人,一个个却是难以抑制先前的兴奋,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讨论着什么。这些人自然是那些懒的回去自己住所处的天星谷修士了,反正对他们来说,夜晚休息也不过是盘膝打坐而已,在哪里不是坐?又何必回去回来奔波耽搁时间,还不如将就在这里凑合几天,等到大比结束再回去,也为时不晚。而天枢峰上的灵力比起其余诸峰只强不弱,平常之时无故不得前来,此次反倒是占了便宜了。

今日乃是大比的第一天,虽然只是经过了第一轮的比试,但不管是精彩程度还是那种出乎意料的情况,都实在太多了,可谓是让每一个观战之人都大饱眼福,大感此番没有白来,这十年一次的大比还真是精彩纷呈不容错过。而其中最为让人津津乐道的一场比试,毫无疑问便是最右侧比试台上所爆出的本次大比的最大冷门了,来自于摇光峰的一个十层修为的修士居然依靠着灵符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淘汰了一个十二层修为的师兄,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自然在这种越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越是能勾引起人的兴趣,一时间不管是那些亲眼目睹了那一战的众人,还是只是听到了传闻的修士,都对此事大感兴趣一时间议论纷纷起来,不过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摇光峰李平的大名自然也就响彻了整个天星谷,成了人尽皆知的偶像般存在。

以十层的修为报名大比在宗门之中已经是少见至极,这样的修为能在比试台上多撑个十几个回合都是一件足以自豪的事情,谁曾想他居然能够将修为十二层的师兄给打下对战台,而且居然是用密集的灵符进攻这样的方式,实在是匪夷所思到了极点。若是一个光有修为没有实战经验的师兄也就罢了,偏偏还是一个天枢主峰的师兄,自然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如此一来,摇光峰李平的名字自然为众人所熟知,一个个议论纷纷,甚至比那些实力惊人的师兄更受到众人的观注。

而作为制造了此番轩然大波的沈同,此时则在一个角落中盘膝坐定着,不断的吸纳着来自于天地之中的灵力,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虽然这样的打坐修炼于他来说实在是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此刻他实在是没有事情可做,只能是籍此聊以打发时间了。

此时他已经对于此番大比有了不少的了解,知道大比共分为数日进行,一来是因为报名的人数众多,总共三个比试台要安排过来自然是比较困难。二来嘛,则是考虑到若是连续对战,众弟子的灵力损耗难以补齐的情况下,自然会对这样的对决产生影响,多一些休息时间,也能让他们少一此这样的意外发生。而如今隐星观中施常师兄已经是赶去了四方城,观中只剩下他与卫康以及刚来天星谷的卫月三人,情形实在是有些尴尬,倒是不如留在这里来得自在一些。

不知为何,对于那个卫家小姐的性格转变,他一时间还实在是有些接受不了,反倒是当初那个在卫府门口拿着马鞭拍打着他,带着手下要找回场子的跋扈大小姐形象,似乎更容易让他接受一点,如今那种柔柔弱弱的样子,一想起来便是让沈同有些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天空已经黑沉了下来,或许是因为此地太高,山岭之间有一些轻风缭绕,倒是让人生出一丝凉爽之意,沈同便在这时睁开了眼睛。而与此同时,一阵脚步声响起,根本不用去看,光听着脚步便知道是卢景那个家伙回来了。

“李师兄,此番你在对战台上一战成名,如今在宗门之中可是名声大噪啊!小弟此番前去打探另外二座对战台的消息,听到最多的可是关于师兄的事情了。”卢景此时看着端坐在那里不动的沈同,可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那可是练气期十二层的师兄,不是一般的宗门弟子,居然能想出来用这样的办法击败对手,即便是有些剑走偏锋的意思,可一般人谁又能想得出来啊!更关键的是,那能一瞬间施放十几种灵符的手段,可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了的,不光光要神识强大的惊人,更需要纯熟的手法才行,先前自己居然还真以为李师兄是去增长阅历增加见闻的,如今看来自己是真傻,真正应该增加阅历和见闻的人是自己才是。

“哦,师弟打探到什么了?”沈同故意的岔开了话题问道。

卢景闻言果然是说道:“师兄应该想不到吧?中间那座对战台上,基本上已经是大局已定了!”

“哦?这才第一天就大局已定了?”沈同神情一动的问道。

“因为忌惮那位周师兄的威名,中间那座对战台上报名的弟子本就不多,而今天那位周师兄在第一轮就碰上了其中实力最强的那名练气期大圆满师兄,结果不过短短两三个回合,那位周师兄便取胜了。听说若不是那位周师兄手下留情,怕是与他交手的那位练气期大圆满修士可能会受到重创,彼此之间的差距之大,实在是难以想象。连那位练气期大圆满的师兄都不是他的对手,旁的人话……”卢景一脸感慨的说着,本来想说旁人根本是没有任何的可能的,只是转眼想到面前的李师兄先前之时也被认为不可能获胜,如今却是成功的晋级了下一轮,当即到嘴的话也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沈同闻言颇不可思议的说道:“那周师兄到底是有何种手段?为何彼此之间的差距如此之大。”

卢景此时又重新来了精神,不由兴奋说道:“师兄你不知道,听说那位周师兄乃是变异雷灵根的修士,所使用的法术乃是驱使雷霆之力对敌,连那位师兄的金剑在其法术面前也是只抵挡了片刻便是被定住了身形,一身实力根本发挥不到二三便是失去了反击的能力,实在是让人大开眼界。”

沈同沉吟了一下叹道:“那位练气期大圆满的师兄是一位金灵根的剑修?难怪有这个胆量敢去与掌门师伯的徒弟交手,恐怕其本身也是一个颇为自负之人吧?”

卢景也是说道:“是啊,若非有着绝对的自信,又岂会敢去挑战那位周师兄!只是想不到那位周师兄的实力之强实在是远超一般人的想象,能使用雷霆之力,居然有如此神奇的本事,难怪能被掌门师伯收为弟子,光是这种万中无一的资质,便实在是非同凡响了。”

沈同则笑道:“这次可幸亏是碰到了卢师弟,否则我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选报与周杰报在了一个对战台上,岂不是要被电的半身不遂?”

“嘿嘿,师兄说这话可就太客气了,此番沾了师兄的光,小弟可是收获颇丰啊!”卢景此时则是兴奋不已的说道。

沈同奇怪问道:“师弟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又哪里沾得我的光了?”

卢景笑道:“师兄不知,先前师兄上场比试之时,可是没有人看好师兄的,小弟则忍不住押了师兄获胜……”

沈同一时间惊愕不已,倒是没有想到这小子在那种情况下居然还敢去赌,而且居然还敢押自己赢,这可实在是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便在这时,卢景则是贼兮兮的说道:“师兄,若是哪一场你感觉不是台上那人的对手,可要提前跟我说一声啊!”

……

沈同看了一眼这个刚刚还感觉颇为顺眼的家伙,顿时无语起来。